欢迎光临《泰州教育》编辑部‖主办单位:泰州市教育局‖
您的位置:首页 >> 管理 >> 特别关注 >> 正文

杨金林三重角色的语文影响力

[日期:2012-12-25]   来源:《泰州教育》2012年第5期  作者:黄桂林   阅读:1271次[字体: ]
   杨校长既有理论家的思想与睿智,又有实践家的根基与累积。这得天独厚的优势,使他的影响力发挥到了极致。
   一、 教师角色:实践指导的亲和力
   杨校长首先是一名出色的语文教师,这样的角色决定了他实践指导的亲和力。他长期和老师打成一片,深知一线教师的苦衷。他总能从老师实际出发进行“贴近地面”的指导。
   20世纪90年代不少老师对“开放式语文”懵懵懂懂,杨校长便带领老师们开展相关专题的教学实验。他将“开放式语文教育”思想转化为四大教学主张,即:语文教学要坚持小教材向大教材扩散,形式课堂向非形式课堂拓展,语文学科与其他学科结合,单向教学结构向立体结构转化。这些主张的科学性都在规范的实验中得到了验证。老师们在和杨校长一起设计、磨课、研讨的全程实验中,感受到了研究的魅力和意趣,对“开放式语文教育”的理论与操作有了立体而深刻的认识。
   杨校长实践指导的亲和力,多表现在他独有的指导方式上。他指导语文教研,总能让深奥变得浅显,抽象变得具体。他用“桩柱升高说”浅化他“知情行协调教育”理论,让老师们从熟知的形象中明白:学生素养的发展过程,是知、情、行三因素在横向上互促共融与纵向上递进累积相统一的过程;他用“特质说”揭示读写结合点的选择标准,使老师们明白:必须通过多维比较,找寻文本独有的表达形式,据此进行读写结合训练;他用“景点选择说”让老师们明白:教学目标与内容的选择,就像旅游选择景点一样,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让学生“游览”那些没有去过的、最有价值的“景致”;“语文教学不能抓了芝麻丢了西瓜”。
   无论上课还是评课,讲座还是漫谈,杨校长多以语文教师的角色,聆听老师的心声,深入浅出地言说自己的思想。难怪老师们这样评价:杨校长是我们的领导,更是我们的同事和朋友,他从实践中走出,又从理论中走来,他留给我们的是亲切、真切,我们信服、叹服!
   二、 校长角色:理论导向的说服力
   杨金林的校长角色,决定了他语文研究的“学校视野”。让每个教师在教育及其研究中享受人生,既是他的理想追求,更是他的施政方略。杨校长理论底蕴丰厚,有着一般语文人少有的语文敏感和理论视野。语文实践的失误,他总能归咎于教育理性的缺失;教学操作的问题,他总能透视出理论理解的偏差。站在校长的角度,他对语文教育的理论引领,总是有的放矢,直抵问题本质,让老师有拨云见日、柳暗花明的感觉。
   “场境”说。一低年级老师上说话课,依据教材从内容到句式都预设充分,而施教效果与教者期望大相径庭,教者深感困惑。杨校长问道:“今天这节课为何而上?”教者脱口而出:“这是教材的内容。”“问题就在这里。”接着,杨校长便引出了“场境”说的概念,三言两语便使教者豁然开朗:说话须有语境,交际应有场境。让学生言说必须使其有强烈的需要、清晰的对象、明确的目标和直观的情境。只有这样,学生才能全心参与,兴趣盎然;训练才能不露痕迹,进入佳境。教材的说话内容,只能作为参考,既要有所选择,更要有所改造。如今在襟江小学,“场境”说早已被所有语文教师接受和运用。
   “适切”说。“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这是杨校长口头禅。课改以来,不少老师为阅读拓展而困惑,杨校长便精选案例,诊断病因,探寻策略,使“适切”二字深入人心。他认为:对课文的阅读指导要适度,要抓住重点,删繁就简,以腾出时间拓展;拓展内容要适宜,要贴近语文,贴近学生;拓展方法要适当,要从实际出发灵活运用“听读赏析”“分组研讨”“学生试讲”等多种方式;拓展时机要适合,或在课前铺垫,或在课中穿插,或在课后拖延。“适切”说的提出,让语文课改越过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坎。
   “超越”说。杨校长提出,对优秀教师的经验,不能只是模仿,更要努力超越。他不仅这样说,而且身体力行。襟江小学先后出现四名语文特级教师,他们各有自己的教学风格:李玉芳老师坚持以读激情,以情促读,注重人文精神的熏陶;唐有泉老师注重语言训练,重视积累运用;黄桂林老师创建了“假设导读法”,借助假设引发思维,关联生活,突出言语实践;面对不同的教学风格,少数教师无所适从,甚至在机械模仿中失去自我。为改变这一局面,杨校长对特级教师的教学风格进行了研究,在鼓励他们彰显特色的同时,又结合自己的实践与研究,以更加开阔的视野,创造性地提出新的教学理念——“为语言和精神同构共生而教”。这一理念在整合几位特级教师教学精髓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超越,在全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杨校长用极具说服力的实践为引导语文教师走出盲目模仿的误区做了很好的示范,给全校语文教学注入了新的活力,学校因此而呈现百舸争流、群芳竞放的生动局面。
   三、 专家角色:思想引航的震撼力
   作为语文教育专家,他在语文教育领域出色地扮演了思想引航者的角色,他语文教育思想的前瞻性令人惊叹,在小语界有着深深的震撼力。他始终站在研究的制高点,以他深邃的洞察力针砭时弊;他以非凡的创造力改造语文,对语文教育的建设总是高人一筹。
   “大语文教育”观。当诸多老师对“大语文教育”感到虚无缥缈时,杨校长以自己潜心实验的成果告诉他们:语文学科要从封闭的小视界走向开放的大视野:在学习目标的定位上,要将增强语文能力与拓展精神领域、提升精神境界有机结合起来,使语文素养有更丰厚的精神内涵和更坚实的素质基础;在学习资源的利用上,要将学习课本与学习其他有益的语文材料有机结合起来,一切有利于学生语文素养提升的资源都要纳入开发和利用的范畴;在学习时空的形态上,要将形式课堂的学习与非形式课堂的学习有机结合起来,努力使广阔的生活时空和宏大的自然与社会时空成为学生学习语文的课堂;在学习方式的选择上,要将多种有效的学习方式有机结合起来,尤其要重视自主的探究性学习和合作性学习;在与其他学科的关系处理上,要将语文学科与其他学科有机结合起来,非语文学科要关注学生语文素养的提升,语文学科要重视利用非语文学科的有用资源。这些主张大大拓展了语文教育的视野。
   “同构共生”观。至今,人们还在探索工具性与人文性如何统一的问题,而杨金林2001年就出版了《为语言和精神同构共生而教》的论著,提出了“为语言和精神同构共生而教”的语文教育观,他认为:语文能力的本质是语言和精神同构共生的能力。语文学科是促进学生这一能力不断发展的教学科目——这是语文学科独有的性质!不断增强学生语言和精神同构共生的能力,是语文教育特有的、根本的目标!语文教育要走上低耗高效的康庄大道,必须树立“为语言和精神同构共生而教”的理念!用这样的思想引领语文教育,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问题便迎刃而解。全国著名教学论专家杨启亮教授在《中国教育报》以“清新自然的语文教学论”为题,评价杨氏理论具有“原创性”。
   “以行为中心”观。当人们苦于语文“学非所用,用非所学”,难以摆脱“高耗低效”的魔咒时,杨校长又创生了“以行为中心”的思想。传统教学认为教学的本质是一种特殊认识活动,杨校长则大胆反叛:认为教学是教师引领学生“在践行中走向能行”的过程。为此,他创造性地提出了“以行我中心”的教学思想,极力主张“为行而学”、“在行中学”、“以行检学”这一全新的教学观,对革除传统教学“重知轻能”、“重知轻行”、“知行脱节”的弊端具有很强针对性,必将引领教学步入更加广阔而美好的天地。
   杨金林的多重角色,带给老师的是亲和力和向心力,是研究的快乐和成长的幸福;带给语文界的是新思想和新主张,是和煦的阳光和清新的春风。和杨校长一道学习、工作和研究,我收获无限! (作者单位:泰兴市襟江小学)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