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泰州教育》编辑部‖主办单位:泰州市教育局‖
您的位置:首页 >> 管理 >> 德育教育 >> 正文

在学生中间

[日期:2015-05-07]   来源:《泰州教育》2014年第3期  作者:卞彩云   阅读:603次[字体: ]
  异地恋之所以不能长久,很大原因上是两地空间上的距离使许多问题不能感同身受,没有了共同的感触,感情自然淡了。对于学生,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进入高年级以来,学生们各方面能力都增强了,不再需要像低年级那样整日围着他们转。学生们开始有自己的空间,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女孩子们一个个身材越来越高挑,讲起话来更多开始耳语,脸上多了许多你读不懂的神情。男孩子们嗓音开始低沉,他们正褪去身上的稚气,注意起自己的言行举止来。虽然他们身上还时不时泛起淘气的痕迹,疯跑打闹的现象也时常见到,但总体而言,他们成长的步伐是越来越快了。
  我想,是我该放手的时候了。于是我渐渐地不再经常往班上走,更很少坐班了。有段时间,自我感觉还不错,因为一切都还算有条不紊,事情交待下去,那些得力的助手总能完成得很妥帖。可时间一久,我发现与他们之间的隔阂似乎越来越深。课堂上,他们会因为一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情而突然哈哈大笑,而我却有种置身事外的茫然;我有时会因为他们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举止而恼怒,而他们却对我的恼怒不以为然。
  但我的职业修养还使我保持着镇定的样子,每天一丝不苟地上着课,内心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惶恐却越来越深。有时觉得自己与影片《飞越疯人院》中那个瑞秋护士长没什么两样。瑞秋护士长是一个彻底的理性主义者和专业主义者。她有着符合社会标准的令人称赞的职业素养,你看,每次面对这群被社会抛弃的所谓的疯子时她仍是那么认真一丝不苟地交谈沟通,语调缓慢,态度平和。但瑞秋对那群疯子到底有多少了解呢?还是只把他们当成工作的对象,而不再是一个个有个性有特点的生命体。再细想,瑞秋难道不是我们内心另一部分的投影?在我们自持掌握了真理的时候,当我们拒绝深入和关怀一种完全陌生的生存状态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在全然无意中做了跟护士长瑞秋一样的事情?学生面对我,是不是跟影片中那群被社会认定的疯子面对瑞秋护士长一样?只有专业是不够的,专业之外还需更多的人文关怀。
  于是我开始试图走进他们,到他们中间去。当我陪着他们一起看看书,做做作业,安静地度过午间这一段时光时,心中便觉得多添了一份宁静与快乐。课间与他们多多交谈。放学了,不急着离开教室,而是关心一下那些扫地的同学,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小问题。你看,我了解到洋的羽绒服短短的时间内竟然破了五个洞,到处都是织补的痕迹,算个账,织补一次二十,五个一百,倒也是笔不小的开支,不过这听起来却又让人禁不住哈哈大笑。晗的书包带子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卡在椅子接缝处,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顺利拔出,最后他干脆用剪刀“咔嚓”一下解决了这个难题。诚这个平时默不作声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担任了值日组长。别说,劳动委员的这次调整还真是知人善用。瞧,他忙乎得那么认真。与他轻轻地交谈几句后,他平和的言语、淡淡笑着的样子让我心里倍感温暖……
  袖舞斜阳(网名)在空间上秀出美术课上孩子们的作品时,她的语调变得快乐而明亮。我想这不仅优秀作品的展示,她一定也感受到了来自学生身上那种有温度的气息。
  如果教师是一棵树,那么学生应该那块赖以生存的土壤吧,我想,离开这片土壤,真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
  在学生中间,保持着温暖宁静的姿态,静静地感受着他们的一切,真好!(作者单位:泰州市实验小学)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