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泰州教育》编辑部‖主办单位:泰州市教育局‖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 >> 教学大观 >> 正文

初中童话教学中的三种缺失
——以《七颗钻石》为例

[日期:2014-06-06]   来源:《泰州教育》2013年第6期   作者:邹京明   阅读:2665次[字体: ]

  苏教版语文初中教材中共选录了两篇童话,分别是《七颗钻石》和《皇帝的新装》。
  教材的编写者把这两篇文章放在七年级上册第六单元(单元的主题是“奇思妙想”),用意很明显:让学生感受文学作品中恣意绚丽的想象。正如这一单元主题语所说:“单元中的四位作家从天上到人间,从事物到人物,从现实到未来,驰骋想象,奇妙无比。”
  为此,教师在课堂教学设计的时候,也就很自然地将课堂的教学重点放在“瑰丽的想象”的讲解上。于是我们的课堂要么对文本实施全面的语言“点击”(寻找想象有关的信息),而由于所选童话都是翻译作品,缺少语言的评析点,在匆匆“点击”完成后,只好得出学生早已知晓的所谓童话中反映的教育思想;要么剑走偏锋,用“伪理性”解读想象,例如讲授《皇帝的新装》时,有老师问学生“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戳穿这两个骗子设计的骗局”这样的问题。童话本就是要对现实生活进行夸大,甚而是扭曲的加工,从而达到超越现实生活,放大、强化思想的力度。用现代中学生所储备的知识看,《皇帝的新装》中骗子行骗的前提根本不存在: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衣服?逻辑学告诉我们,前提不存在,结果自然不存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初中阶段童话教学教什么?这是一个一直困扰初中语文老师的问题。笔者就以苏教版七年级上册第六单元的《七颗钻石》为例,谈谈初中童话教学存在的三种缺失,以期能对我们在教什么的问题上有所启发。
  第一,教师与文本对话的缺失。“我信奉这样的原则:在有较好的进步原则下,怎么解读都行。”(徐江语)事实也应如此,教材中的课文大多为文学经典作品,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就在于它往往“千人千面”,不同水平层次的读者能从中获取不同的心理感受和认知启示。所谓有一千位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正是这个道理。
  反观我们的童话课堂,教学重点在采用贴标签的方式树立学生世界观的小圈子里打转转。很多教师习惯在读教参,搬教参,奉教参为圭臬。“教参”告诉我们:《七颗钻石》是讲述了一个关于爱心的童话,《皇帝的新装》深刻揭露了皇帝及大小官吏的虚伪、奸诈、愚蠢的丑恶本质。于是课堂上,师生一起来绕圈子、找印证、贴标签,在同一思维水平上,忙得不亦乐乎。于是课堂上,处处是千篇一律的苍白说教、没有思维深度的浅层想象训练、松散粗糙的课本剧表演等拓展内容。语文课成了政治课、实践活动课,甚至是课外兴趣小组活动,而名家、大家们的童话就成为最佳的选择素材。
  于漪老师说过,“文本是作者的第二生命。但是文本的生命内涵必须在读者的情感浸润和理性关照下才能得到释放”。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解读文本:
  很显然水罐里的水在大地一片焦渴的情况下,就被列夫·托尔斯泰赋予了特别的意义——生命。水是如此重要,让水就是让出活下去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个看似简单的故事情节的设置的背后都是托尔斯泰给文中人物设计的关于“爱”的痛苦的选择题,对于每一次的选择,我们又可以读出不一样的生命启示。每一个情节的背后就是一次有关“生命”的沉重选择,而每一次的选择又是一次关于“爱”的延伸。托尔斯泰正是通过这样的情节设置,让人物处在一个个逐步艰难、逐步痛苦的选择之中,在这样的选择中我们看到了“爱”的艰难与痛苦、爱的广博与崇高,爱是需要我们付出代价的;代价越大,爱就越高远。我想这才是作者真正要教给我们的道理。
  第二,童话的荒诞感的合理解读意识的缺失。在报告文学等写实文体中,人们追求的是一种真实感,越是接近生活本身,就越能激发读者的热情。而童话则恰恰相反,你越接近生活本身就越觉得没味。童话就是要神奇瑰丽的幻想色彩,想象越奇异、越荒诞、越陌生,就越能激发小读者的阅读热情。奇异与荒诞是童话最重要的审美品质。正如,《七颗钻石》中,列夫·托尔斯泰开篇便创设了一个大地干旱而一片荒芜的死寂空间,这种创设显然是荒诞的,但也正是这样荒诞而奇异的前提设计,让读者对在这样的空间里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充满了期待。而在《皇帝的新装》里,这种荒诞感则表现在骗子所编织的能测试人忠诚和智慧的衣服上,当老师在询问学生,该如何识别两个骗子所编织的骗局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完全破坏了童话的奇异与荒诞的审美品质。
  但是荒诞的本质不是荒诞,荒诞以牺牲“自然可能性”为代价,同时在保全“内在的可能性”中得到补偿,出色的荒诞创造的应有一种新的美学意义。我们的教者就是要带领学生透过这种荒诞的创造,分析其“内在的可能性”。托尔斯泰创设了一个残酷到极致而显得如此荒诞的世界,但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着的小女孩的种种行为,却是合情合理而富有深刻意味的。作者试图以此来告诉我们在极致困境中,人类摆脱宿命的最后希望是什么——无“限制”的爱。
  第三,童话主题思想概括深刻性的缺失。于漪老师提出,语文教学就是要通过精当、美妙、生动的语言跨越时空传递给学生深邃的思想、精辟的见解、非凡的智慧、高尚的情操。可是很多教师在教授童话时,似乎有种天然的“心理轻视”:童话不过是说给小孩看的故事,只要把其中的浅见而简单的生活道理告诉学生就可以了,能有什么深邃思想、精辟见解?
  真是这样么?
  笔者在备《七颗钻石》时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人教版小学三年级下册与苏教版七年级上册同时选编了这篇列夫·托尔斯泰的童话。在网络上仔细搜寻了三年级与七年级的教学设计,笔者惊讶地发现除了三年级把“认字”作为课堂专门教学内容之外,其他教学环节都差不多,最终教师得出的童话主题也是惊人的一致:童话表达了列夫·托尔斯泰希望爱心像大熊星座一样普照人间的美好愿望。
  这不禁让人陷入深思:三年级与七年级学生的对文本的心理期待与认知水平是一致的吗?初中阶段学生还有必要重新去学一遍三年级学生的课文吗?是编者选材有问题还是教者对主题把握有问题?
  知识广度决定认知水平,认知水平决定作品深度。就对《七颗钻石》主题的讲解和表述,三年级和七年级全无二样。推究起来,恐怕我们教师的知识储备不足,文学视野狭窄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列夫·托尔斯泰不仅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伟大的文学家,更是伟大的思想家。其作品体现了他对人类自我,对社会,对生活的思考。他作品中表达的思想被后人归纳为“托尔斯泰主义”。“托尔斯泰主义”思想的核心是“博爱”和“道德的自我完善”。
  所谓“博爱”即广博之爱,不是利己而是利他。此“他”包括自然生物、其他非己之人类。在《七颗钻石》中则体现在小狗、母亲、陌生人这些具象之上。
  所谓“道德的自我完善”,则是通过修复童心,靠自我牺牲的道德信念保持人性的纯洁。他希望以道德的纯洁完善来赢得他人,增进人与人之间的友爱,从而改进社会。这样看来列夫·托尔斯泰创作《七颗钻石》的初衷正出于此。《七颗钻石》一文中开篇所创设的灾难性大地,似乎可以看做是人类内心世界的道德荒原。而小女孩为母寻水、给狗喂水、给陌生人喝水的情节也恰恰是体现一种自我牺牲的崇高道德。寻找水、分水的过程实则上是寻找自我,分享纯洁人性的过程。
  据此,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列夫·托尔斯泰通过这则童话宣扬人类通过自我牺牲的道德完善,爱着你身边的每一“物”,从而达到拯救人类自己的目的。
(作者单位:江苏省泰州中学附属初级中学)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