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泰州教育》编辑部‖主办单位:泰州市教育局‖
您的位置:首页 >> 管理 >> 特别关注 >> 正文

本色赵冬俊

[日期:2013-04-24]   来源:《泰州教育》编辑部  作者:王洪进   阅读:1575次[字体: ]
   冬俊于我,是多年的同事、朋友,我年长他两岁,他对我以兄长相称。然而,在我心中,他却是一本读不尽的大书。翻开它,一股“静气”扑面而来,一个个动人的故事闪烁在字里行间……他实在是一本博大深邃的启迪书,让人肃然起敬。我无法阅尽他的全部,只能以三个关键词试着解读他,勾画他。
   一、 低调——功名皆浮云
   “赛课获奖”是青年教师成长的坚实阶梯。一课成名,即可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因而,在众人眼里,冬俊完全可以凭着他的获奖课坐上“高位”,唱唱“高调”,对别人的教学给予批评指正。
   2004年11月,参加泰州市第四届小学语文优质课评比,因为表现完美,评委们为他破例增设了“特等奖”。2006年4月,参加全国课改实验区苏教版教材阅读教学大赛获得一等奖第二名的骄人成绩,他执教的《祁黄羊》一课,设计精巧,板书别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2012年12月,获江苏省写字优质课评比一等奖。
   作为一名乡村教师,获得这其中任意一项荣誉,都已经够让人惊艳的了。可冬俊却能在众多荣誉面前,依然如故——低调前行。冬俊的低调,是性格,也是境界。他的低调不是秀出来的,而是从骨子里长出来的,一如既往,一以贯之。
   刚到中心校那会儿,他响应学校写字特色的整体规划,带头练习书法。老师们没有字帖,他主动推荐,帮忙复印。练完一页,不论谁请他“指正”,他都“不吝赐教”,先鼓励一番,再指点一二。闲暇之余,他不厌其烦地动员、组织师生参加“文华杯”全国书法竞赛,为便于学生进行书法创作,他还“傻乎乎”地掏钱去印刷厂印制了“书法作品创作专用笺”。第一次参赛,学校就捧回一个团体金奖。谁都知道那沉甸甸的奖杯至少一半来自冬俊的“低调”付出。后来,他鼓动师生创作投稿。指导学生进行书法创作是件极吃力的事儿,一字有误,整篇皆废。学生得有耐心,指导者更要有耐心。当一幅幅书法作品频频亮相于《中国钢笔书法》、《青少年书法》、《写字》等专业报刊,谁都知道,这些都得力于冬俊的倾心指导。奇怪的是,“指导老师”署的却是学生各自语文老师的名儿。在“功”与“名”的天平上,他心灵的指针始终保持水平,不偏不倚,只求“心安”。
   渐渐地,因为付出总有所获,老师们都自觉自愿地参加冬俊牵头的活动,练字、写字在校园里蔚然成风。而今,张郭中心校的写字教学特色早已声名远扬,被命名为“中国书法(写字)特色学校”。私下里,有人说张郭中心校的书法特色建设是从冬俊那时候开始的,诚哉此言。
   年轻的冬俊,才华横溢,无缘于“仕途”,不少人为之惋惜,甚至叹息他“生不逢时,大材小用”,常劝他,“别书生气太重,脑子要灵活点,早点离开这没有前途的小学。”不过,冬俊始终没觉得自己是什么大才,也没觉得做小学教师就委屈了自己。依然低调,依然快乐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儿。那时,领导安排什么他做什么。一年级语文差人手,他标准纯正的普通话,就让他去顶。学校要上报论文参加评比,指定了让他撰写。有老师参加市里的教学比赛,安排他帮着出谋划策,他总是乐颠颠地接受,尽其所能贡献智慧。尽管这不是他一名普通教师的义务。
   冬俊出名了,比以前更加忙碌。除了正常的教学工作,他奔走于各地上示范课、做报告,忙着给青年教师做课堂评点。校外不少老师上到公开课,总会请他“看看教案”。面对一句简单的“看看教案”,冬俊从不会高姿态地用几句客套话敷衍过去。他总是低下身子,以学习者的姿态字斟句酌,提出中肯合理的建议。他的建议里,常常会冒出一些让人拍案叫绝的“金点子”。然而,冬俊并不以此自居,得意忘形。他与求教者分享智慧,始终是一脸平和的微笑,一副商量的口吻。
   冬俊这本简约、儒雅的书中,好像没有“不”这个词。他温文善良,从不拒人千里之外。面对同行们期待的眼神,就是再忙,他不会找理由推脱。相反,他总是想尽办法于繁忙中开拓出一条新路。与他相处的这些年里,唯有一次,他将领导与同事的建议拒之门外。2012年12月初,兴化市教育局教研室领导来学校调研,鉴于冬俊的影响与学校青年教师专业成长需要,他们建议成立“赵冬俊小语名师工作室”,花再农校长欣然同意,当着全体语文老师的面,隆重宣布。可冬俊说什么也不答应,他破天荒地与领导谈起了条件:“成立工作室是件好事。首先,不能以我个人名字命名,太张扬了。第二,‘名师’可以去掉,那是我们一群乡村教育者的共同追求,不能把追求当招牌。”最终,这个在旁人看来名副其实的“名师工作室”更名为“张郭中心校小语工作室”。
   冬俊说“名利皆浮云”,其实,对于“名利”,他也是看重的,甚至锱铢必较。只不过,他的名利公式有别于常人。名副其实,名=实,应该可以接受了。可他却总希望名<实。他开玩笑地说:“名不符实,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冬俊的《小荷集》里,有这样一句话,“老是把自己当做珍珠,就时时怕被埋没的痛苦。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世界会为你打开另一条绿色通道。”其实,冬俊忘了——这条通道也是他的低调打开的。
   二、 执著——课堂朝圣路
   冬俊属于那种锐意进取,大胆开拓的人。他的进取,不是漫无目的地跟风赶时髦,而是立足现实,扎根课堂。他很清楚,检验教师的最佳途径,不是计算他的考试成绩,不是阅读他的学术论文,而恰恰应当是在课堂之中。只有在课堂上,师生和谐,才能称得上内在的和谐;只有在课堂上,民主平等,才能壮大为社会的民主与平等。
   课堂是教师魅力的最高境界,课堂是衡量教师的人格标尺。课堂于他,如同农民眼中的土地——神奇而又神圣,种什么得什么,马虎不得,懈怠不得。在课堂教学研究之路上,他是虔诚的朝圣者。
   也许,正因为虔诚,对于课堂,他的眼光近乎苛刻。一次,同事执教研究课《燕子》。
   新课伊始,教师如是提问:“寒冷的冬天过去了,当和煦、温暖的微风吹遍大地的时候,你会惊奇地发现我们周围的景物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谁能说有哪些变化?”
   孩子们从人们的穿戴衣着、花草树木以及户外活动等方面进行了回答。他们的思维开阔而清晰,他们的语言规范而活泼,可老师依然等待。
   果不然,一个学生自信而深情地说:“燕子从南方赶来了。”
   老师“如获至宝”,随即导入新课——“今天,我们就一起学习第一课《燕子》,看看作家郑振铎笔下的燕子是什么样的?”
评课时,我们都没觉得这一设计有何不妥。可朝圣者的眼里,容不下半粒沙子。冬俊毫不留情地说:“虽是早春,可寒意正浓,春色全无。加之自然环境恶化,我们已经多年不见燕子的身影了,这会儿哪来的燕子呢?”“真实是课堂的生命,真实的语言是健康人格的基础。”
   冬俊的课,总是新鲜的、活泼的。置身于他的课堂,你会获得一种享受,一种语文的享受。且不说他精妙绝伦的获奖课,也不说他那些被冠以“省级”“市级”的公开课,只说他的研究课与家常课,就足以让人为之倾倒。
   教学《如梦令》,他要求学生:“读读这首词,想象词所描绘的一连串画面,然后对照课文插图,看看这幅插图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起先,学生默然无语,学生何时质疑过天经地义的课文插图呢?
   冬俊不断鼓励、启发,学生的批判意识苏醒过来,慢慢有了自己的发现:“‘误入藕花深处’,小船的周围应当全是绿绿的荷叶,可图的上方只有一点儿荷花。”“‘惊起一滩鸥鹭’,应该是很壮观的,可是图上只画了三三两两的一群,不太美。”“小船划起来,摇摇晃晃的,那个酒壶很高,会倒下来。”……冬俊趁热打铁,告诉学生:“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如梦令》,每个人心中的画面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每个人的答案都很棒。”冬俊哪里是在教常识,教课文,他是在教语文,教为人!
   教学《螳螂捕蝉》,冬俊问:“同学们,有没有发现少年改编的这则捕蝉故事有一点漏洞?”学生默然无语。赵老师出示关键句“蝉、螳螂、黄雀,它们都一心想得到眼前的利益,却没顾到自己身后正隐伏着祸患呢!”并画出关系图。学生突然发现“‘我’可以获得黄雀,但‘我’身后并没有祸患,我不是可以通吃吗?”“那如何将这个故事编得天衣无缝,让吴王看不出一点破绽呢?”学生在冬俊的激发下,发挥自己的想象,将故事重又进行了设计——少年正要射鸟,没想到身旁有个被青草覆盖的泥塘。一脚踩空,身子往旁边一侧,跌入了泥塘里,沾了一身泥巴。之后,他们重新调整了人物对话并表演了这则故事。整个课堂俨然成了学生的舞台,他们身心入境,异常活跃。
   学生(包括不少听课者)对冬俊的课堂既感到有些不适应,同时又掩盖不住对他的赞赏。显然,他们没有受过批判性阅读的训练。凡进入课本的文字、图片,他们都会以仰视的眼光看待,认为理应如此,本应如此,不容置疑。李希贵说,“课本上的知识都是正确的,老师是知识的传播者,这是语文教学的一大障碍。”他认为:“不把课文奉若神明,有问题的地方允许学生表达一己之见,这才是解放语文教学,解放学生的正确态度。”课堂上,冬俊引导学生尝试着挑战文本,超越文本。这种批判性阅读理念,对小学高年级学生来说,是陌生的,同时也是必要的。批判性阅读,强调思考与评析,它是构成阅读能力的核心要素。没有批判的意识与勇气,阅读就缺乏深度。而没有深度,阅读就不可能出现“情满于山,意溢于海”的高峰体验。学生韩兰写道:“赵老师和一般老师的教学思路、教学方法很不一样。他上课总是那么引人入胜,每一个问题很有趣,让人忍不住去思考。”
   学生欣赏冬俊的课,喜欢这种能够让他们参与其中的语文实践活动,更喜欢能够深度解读教材、创造性使用教材的老师。正如学生所言“赵老师的课,让我大开眼界,原来语文这么神奇,这么有趣”。
   除了课表上的语文课,他还开发了别具一格的“读写课”。每周一节,或新书推荐,或写作指导,或读书交流。每逢他上课,同学们就喜气洋洋,像过年过节似的。好多老师都自发地来听课,颇有一点“百家讲坛”的味儿。一些被别的老师几乎盖棺定论的差生,到了冬俊的课上都好像被激活了,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从而重拾信心。课后,孩子们手不释卷的那些书,都是冬俊亲自阅读——“众里寻她千百度”,为孩子们精挑细选出来的。
   在课堂教学研究的漫漫征程上,冬俊从未放慢过他的脚步。儿时的伙伴一个个发家致富,他不迷惑;昔日的同事步步升迁,他亦然淡定,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心无旁骛,一路虔诚地朝着他梦想中的课堂奋勇前行!
   三、 担当——星火可燎原
   冬俊,同事心中的才子。2010年全市“五四杯”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中,他过五关斩六将,成为唯一获得大赛一等奖的小学老师。
   古人云“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如果冬俊仅仅是个文采出众的才子,他不会赢得那么多领导的赏识,也不会获得那么多年轻同行的青睐。在他身上,有一股难能可贵的担当精神。担当,在他那儿,是专心从教的职业信念,是改善教育的肺腑之言,更是一次次改变教育现状的行动。
   “一所学校可能缺少很多东西,可能在许多方面简陋贫乏,但只要有书,有能为我们经常敞开世界之窗的书,那么这就足以称得上是学校了。”为加强书香学校建设,冬俊竭力呼吁,加大基金投入。时下,很多学校领导怕背上“乱收费”之名,从不敢越雷池一步。他们没有争取并借助外力的胆量,缺乏“为了孩子”的担当精神。冬俊理想中的“书香校园”建设,不局限于学校的单方投资,而是争取家长的理解,发动家长投资共建。
   如果,仅仅这样呼吁一阵,建议一番,冬俊仍然不值得我们敬重。他的担当精神,正表现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困境之中。
2009年8月,冬俊从城里的民营学校重返乡村公办学校。他向校长提出进行课外阅读推广的计划,并请求学校领导同意让家长交点钱给孩子买书读。领导如临大敌,予以否定,当然领导更多地从保护冬俊的角度出发,告诫说:“现在全省实行‘一费制’,万一有家长举报你乱收费,对你的影响可就大了。”
   冬俊始终坚信:童年是播种的季节,这一季节,如果没有美妙的故事,没有奇幻的童话,没有让人捧腹的漫画,孩子的童年是有所缺失的。课外阅读推广的梦想就这样一直在前方,召唤着他,就像一粒急不可耐的种子在心里不安分着,拱得他直痒痒。最终,他通过多次书面沟通,既说服学校领导,又要说服学生家长,弄得他像个书商似的。好心的同事直陈利弊:“你要学生买这么多课外书,人家会说三道四的。”冬俊坦言:“要做事,背点黑锅,受点误解,算得什么?只要你问心无愧,还怕什么呢?”“有无‘利’图,是书商与阅读推广人的分水岭。做事,只要明明白白,就能理直气壮。”
或许正是这样的人生哲学,或许正是这份勇于担当的精神,冬俊超越了世俗的名利。新学期第二周,那套锃亮的、豪华的四十多本精美绘本,铺排在办公桌上,就像整装待发的士兵。冬俊一一为它们编号,并设计了家长绘本阅读卡,以便于绘本共读的有效开展。每周两次的绘本阅读,不光是学生,就连年轻的家长们,也觉得这是一件无比美妙的事。对于冬俊的胆量与眼光,我们不得不伸出大拇指。每逢这时,冬俊总要背一段古文作为回答——“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事实也就是这么个情况。
   如今,学校课外阅读的现状正在进行着“静悄悄的改变”,这种改变不是来自行政的命令,而是来自冬俊的影响。冬俊的影响力与他担负的责任正逐年递增着。他肩上的责任越重了,身上的影响力也就远了,尽管他自言“只是一个身微言轻的普通老师”。
   2012年12月,一场名为“康乐杯”的全市作文邀请赛在冬俊的精心组织策划下,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这次比赛吸引了全市20所学校,近2500名学生。一项公益性的,民间的作文竞赛,搞出了这么大动静,这在兴化小语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其实,冬俊组织的作文邀请赛已有三届了。当初,决定进行这样一场民间作文邀请赛,是他凑巧阅完学生期中考试作文之后萌生出来的。阅卷时,冬俊发现因缺少基本的写作训练,作文普遍地成为学生的笔墨苦差与精神负担。于是,他想比对一下城乡学生作文的实际状况,试图分析他们语言表达的差异,寻找缩短城乡孩子作文差距的路径。就是出于这样的冲动,一场场邀请赛就这样诞生,就这样规模渐壮,一个个热情的语文人就这样集结,就这样主动担当。他们所做的这件事,在别人看来也许是可笑的,素不相识的学生,几乎没有往来的学校,不尽熟识的老师;没有任何的官方指令,没有任何的补助与酬劳,大家却满怀热情地投入到作文邀请赛的系列活动之中。说白了,冬俊这是以一个普通教师的身份促进“公平教育”的实现,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价值,从而勇于担当,乐于担当。
   比赛前后,冬俊像满载着核能的机器,高速运转着。为让这场民间邀请赛开展得体面一些,他到办企业的朋友那儿拉来一笔不菲的活动经费,用于奖励获奖学生。为提高比赛的学术水准,他邀请了兴化语文界的顶级高手,对学生习作进行一对一的点评指导,并将利于提升作文水平的书面文字汇编成几万字的大赛专刊,发往市内许多学校。评点教师中,除了小语界的专家、骨干,冬俊还颇为用心地请来乡土作家王桂国,高中语文特级教师沈玉荣,初中语文名师王大智、万兴乔。大家欣然提笔,靠的正是冬俊的一番诚意,一种让人感动的担当精神。
   我无法解释,冬俊哪来这么多精神与劲头,或许正如诗人舒婷所写的那样“也许肩上越是沉重,信念越是巍峨”。
   冬俊之所以优秀,是共处逆境时,别人失去了信心,他却以逆境为阶。冬俊之所以优秀,是我们被生活的困顿、尘世的纷扰遮蔽了眼睛,羁绊了双腿时,他却像那移山的愚公、逐日的夸父一样,心无旁骛,朝着他的教育梦想奋勇前行!
   人生犹如一本书,愚人将它草草付梓,智者却将它细细书写,因为这是一本没有草稿的书。冬俊,即使不能称作智者,也足以够得上一个清醒的教育者,一个具有担当精神与执著品质的书写者。翻开他这本书,你将收获淡泊与宁静,理想与信念。
   冬俊,一本永远值得我以及我的同行们用心品读的书……(作者单位:兴化市张郭中心校)

相关评论